米老鼠论坛二肖中特
首頁 > 水利要聞 > 信息瀏覽
閱讀次數:16530 發布人: 信息來源 發布時間:2018-12-21 08:52:59
[字體:  ]

濛洼巨變

 

  12月20日,汽車沿著干凈的柏油路駛上阜南縣王家壩鎮劉郢莊臺。當日阜南縣全部131個莊臺人居環境整治主體工程完工。李博 吳文兵 攝

  55年間15次蓄洪的濛洼蓄洪區,在脫貧攻堅最為關鍵階段,積極探索一條在履行好蓄洪“國家使命”同時,讓19萬群眾在全面小康路上不落一人的新路子——

  一直到56歲那年,郎健才住上紅磚砌成的平房。他今年70歲,所居住的王家壩鎮郎樓莊臺是阜南縣濛洼蓄洪區較早建成的一座莊臺。如今,煥然一新的莊臺面貌,常勾起他對過去的回憶。“做夢也想不到莊臺能變成今天這樣好! ”郎健說,“以前每次放水,家就被淹。 2003年大水后,才在國家政策支持下蓋起現在住的房子。 ”

  郎健說的“放水”,就是指蓄洪。濛洼蓄洪區從1952年建成到2007年最近一次運用,55年間15次蓄洪,為保障淮河流域防洪安全作出巨大貢獻。

  今年是濛洼蓄洪區變化最大的一年:12月20日,全部131個莊臺人居環境整治主體工程完工,臺頂修通了雙向通行的公路,安裝了路燈,建起村民廣場,污水管網連通家家戶戶,生活污水集中處理。 1.9萬多超容量居住在莊臺的群眾,被拆遷安置到附近保莊圩內集鎮周邊。“我們下決心在今年內投入8億多元,改造全部莊臺,用最直接、最現實的獲得感凝聚民心民力,吹響濛洼地區決戰深度貧困的沖鋒號。 ”阜南縣委書記崔黎說,2019年,阜南縣可望摘掉國家級貧困縣帽子,濛洼蓄洪區——這片因洪水頻繁造訪而陷入深度貧困的“民生洼地”,將歷史性地解決絕對貧困問題。

  作為新中國成立以來運用最頻繁、貧困程度最深的淮河蓄洪區,如何在履行好國家防總直接調度蓄洪這一“國家使命”的同時,讓19萬多群眾在全面小康路上不落一人,濛洼闖出一條新路。

  心態之變  從“等靠要”到“加油干”

  淮水湯湯,潤澤著淮河流域1億多人,也給沿岸人民留下不少創痛。

  “淮河流域夏季汛期降雨占全年降雨量的60%以上,易發大洪水,且來得快、去得慢。 ”省水利水電勘測設計院總規劃師徐迎春介紹,從淮河源頭到豫皖兩省交界洪河口的上游地區,坡降比是我省境內中游地區的16倍以上,而下游洪澤湖湖底平均高程比我省境內部分淮河干流河道高出8米以上。由于地形特殊,泄洪尾閭不暢,防洪形勢嚴峻復雜。我省淮河行蓄洪區多達21處,占全國行蓄洪區總數近1/4,構筑起流域重要的防洪安全屏障。但行蓄洪區內迄今仍有超過64萬人,住在低洼地帶或超容量居住在莊臺上,成為全省脫貧攻堅的“堅中之堅”。

  濛洼處境最為艱難。它是淮河上游以下的第一個蓄洪區,從王家壩進洪閘到曹臺孜退洪閘,地勢由高到低,占地面積超過180平方公里,蓄洪庫容7.5億立方米,覆蓋王家壩鎮、老觀鄉、曹集鎮、郜臺鄉等鄉鎮,生活著19萬多人,其中15萬多人生活在莊臺。 “獨特的地理位置和地勢條件,讓濛洼成為運用最頻繁、運用效果明顯的淮河蓄洪區。 ”徐迎春說。

  12月20日,阜南縣131個莊臺人居環境整治主體工程全部完工。這是整治后的曹集鎮西田坡莊臺。李博 吳文兵 攝

  “過去濛洼老百姓有一個說法,全部家當就系在一條繩子上。洪水一來,拎起來就走。 ”阜南縣水務局局長張彪回憶說。

  頻繁蓄洪不僅讓群眾難以積累財產,經濟發展也嚴重受限:嚴禁布局工業項目,工業化城鎮化“雙輪驅動”之路行不通,貧困發生率是全省2倍多。

  “濛洼是國家防總直接調度的蓄洪區,這在一定程度上滋生了‘等靠要’思想,認為應該靠國家來摘掉窮帽子。 ”崔黎說。

  這種觀念加重了發展中的畏難情緒。 “過去特色產業做不起來,很大程度在于不愿意引導農民進行土地流轉。 ”曹集鎮黨委書記陳東群說,流轉土地有時會涉及到遷墳,有時會遇到群眾私下把土地讓給他人耕種等情況,往往就會產生“何必自找麻煩”的想法。

  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最重要的是激發內生動力。 “蓄洪區雖然是國家調度的,但群眾是鄉里鄉親,不靠實干、自己干,怎能改變貧困面貌? ”崔黎說。

  “怎樣走出一條穩定的脫貧路?我們考慮還是要靠特色產業,于是主動到合肥,試著找當地蓮藕種植協會負責人洽談。結果出乎意料,對方非常看好我們這里,先行種植1800畝,現已帶動蓮藕種植面積超過一萬畝,吸收840多名貧困群眾就業。 ”陳東群頗有感觸地說,只要愿意干、加油干,不僅能找到出路,路子還會越走越寬。

  狀態之變  從“安身老莊臺”到“宜居新家園”

  “出門一線天,污水靠蒸發,垃圾靠風刮。 ”這句在濛洼廣泛流傳的順口溜,道出了莊臺群眾的生活窘境。

  莊臺是行蓄洪區特有的居住形態。全省淮河行蓄洪區共有199座莊臺,其中131座在濛洼,莊臺臺頂按30.5米高程建設,以確保蓄洪時居住安全。濛洼15萬多群眾居住在莊臺,人均占地面積不足23平方米,僅為2017年末全省農村人均村莊用地面積6%左右。房挨房、樓擠樓,過道常常只有一人寬,這就是“出門一線天”的由來。

  “路太窄,出門既不方便也不安全。 ”郜臺鄉童家廟莊臺村民童大葉說,前兩年,就曾發生上下莊臺的兩輛摩托車迎面相撞事故。

  這次莊臺改造中,童大葉第一個站出來拆掉自家房子,支持在莊臺中間新修一條超過10米的寬闊通道。

  “莊臺整治改造,首先要對部分超容量居住群眾進行拆遷安置,以便騰出空間修道路、建廣場、鋪管網,修建污水處理設施,徹底改善人居環境。 ”駐守莊臺整治一線的阜南縣委副書記、縣政協主席陳建華說,“基層干部把拆遷稱為‘天下第一難’,但莊臺拆遷改造得到了群眾的真心擁護。 ”

  莊臺改造工程的最后階段,由于冬季雨雪增多,遇到天氣晴好時就要連夜施工。 12月中旬,在王家壩鎮前丁郢莊臺,施工隊晝夜奮戰修建臺頂道路。村民金其友不僅為施工隊送熱水,還騰出一間房給施工隊員輪流休息。道路完工那天晚上,硬是做了一桌飯菜慰勞施工人員。 “你們都是為我們好。 ”老金的話很樸實。

  干部著急,群眾不急,是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常見的難題。 “干部真干事,群眾有盼頭,干群就會一條心。 ”陳東群說,以前土地流轉時總有兩成左右群眾不同意,現在順利多了,扶貧項目也就能很快落地。

  老觀鄉和平莊臺貧困戶徐良文,因妻子患病致貧,這次被安置到保莊圩內。 “住進新家,老婆家人愿來照顧她,我就出去打工。 ”徐良文說,除自己干活,兩個孩子也都在學技術,日子會過好的。

  新的家園,讓這個農村漢子燃起了新的希望。

  濛洼地區群眾正在銷售大蔥。阜南縣引導濛洼地區發展適應性蔬菜種植,帶動農民脫貧致富。李博 吳文兵 攝

  思路之變  從“被動蓄洪”到“主動用水”

  第二次聯系上張朝玲時,電話里傳來她風風火火的聲音:“我正忙著裝車發貨呢。 ”這位昔日“打工妹”創辦的德潤工藝品公司,主營柳編產品加工出口,一年營收超過2000萬元。

  第一次見面是在田間地頭。她在郜臺鄉流轉2000多畝土地種植杞柳,蒙蒙細雨中正組織村民收割,干完活現場結賬,一天100元。 “最忙的時候,要請200多人。 ”她說。

  “全鄉杞柳種植面積超過1萬畝,畝均收入超過4000元。村民幫著收割,一年也能增收3000元左右。 ”郜臺鄉鄉長劉懷昌說,杞柳能長在水中,該鄉準備把3000多畝河灘也種上杞柳。

  產業是脫貧的根本支撐,但蓄洪區內發展工業、設施農業都受到限制。“雖然承擔蓄洪功能,但變被動蓄洪為主動用水,也能走出一條適應性的產業發展路子。 ”崔黎介紹,2015年以來,阜南縣財政每年拿出3000萬元,對濛洼地區發展水生作物等產業進行獎勵。

  “一開始大家并不積極,有的鄉鎮每次開現場觀摩交流會,都帶大家看同一塊蔬菜種植基地。 ”陳建華說,當時產業基礎薄弱,找不到像樣的龍頭企業和大戶來帶動。

  “農業產業化更要‘挑商選資’,如果招引不到真正有實力和成熟市場網絡的龍頭企業,不僅產業發展不起來,還會把流轉土地的群眾坑了。 ”老觀鄉鄉長王軍說。該鄉1萬畝芡實種植基地將在2019年春節前完成配套設施建設。一旦蓄洪,淹沒深度在3米左右,但芡實生長不受影響。

  “收獲的芡實經過深加工后,主要銷往福建、廣東等地,年盈利能達到1000萬元。”項目投資商錢會明說,他是看到親戚在這里投資的5000畝芡實基地經營狀況良好,才決定入駐的。

  “以商引商、龍頭帶動龍頭,讓群眾覺得很可信。 ”王軍說。

  如今,濛洼的土地流轉率已超過40%,芡實、蓮藕、龍蝦種養等適應性產業的發展,已經帶動當地20%左右的群眾創業就業,畝均效益4000元以上。

  “家里5畝多地流轉種芡實了。”老觀鄉錢樓莊臺村民杜貴元說,地不需要自己種,在莊臺改造時他選擇搬到保莊圩內,這讓兩個孫子上學更方便了。

  理念之變  從“人水爭地”到“人水和諧”

  老觀鄉老戎臺莊臺原本是一座不安全的廢棄莊臺,在今年冬天卻喧鬧起來。位于濛馬河邊,獨特的鄰水優勢賦予它新的生機:莊臺臺頂被加高至安全高程,正在建設一座專業化釣魚比賽基地。

  “如果建設順利,2019年春節前就能迎來一場專業釣魚比賽。 ”項目投資商苗少龍說。濛馬河流經濛洼四個鄉鎮,苗少龍這位“鳳還巢”創業者自小在河邊長大,垂釣濛馬河曾是兒時最大的樂趣。

  “一場專業釣魚比賽能吸引兩三百人參加,前后五六天時間,對農家樂、旅游觀光、特色農產品銷售都會有明顯的拉動效應。 ”王軍說。

  濛洼蓄洪區內分布著濛河分洪道、濛馬河、淮河故道等河流。 “在這次莊臺改造中,我們把重要河流沿線莊臺建設成具有旅游功能的精品莊臺,依托河流發展旅游休閑產業。 ”陳建華說,水患一直是“濛洼之痛”,但獨特的水資源條件越來越成為一大突出優勢。

  歷史上,濛洼曾經是“地廣人稀的湖洼地,分布著8個長年的積水湖,野鴨成群,是捕魚的‘戰場’”。

  “蓄洪時‘水進人退’,蓄洪后‘水退人進’,人水爭地加劇了濛洼蓄洪與發展的兩難。 ”徐迎春說,今后還是要給水資源騰出足夠空間,走一條因水而興的發展路子。

  據統計,濛洼人口由1954年的5.4萬人增長至目前的19萬人以上。根據9月份出臺的我省淮河行蓄洪區安全建設規劃,濛洼有9.24萬莊臺超容量居住人口需要搬遷安置。

  “用好水資源,發展適度規模經營的適應性農業和旅游休閑、健康養老等現代服務業。 ”崔黎說,濛洼脫貧,根本上還是要靠產業結構調整來引導人口布局優化,闖出“人水和諧”新路子。

  “深水魚、淺水藕,灘涂洼地種杞柳。鴨鵝水上游,牛羊遍地走。 ”這是今日濛洼人正在繪制的綠色發展畫卷。

  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是濛洼人的向往,更是濛洼人的出路。

(記者 胡旭 王愷 轉自《安徽日報》)

 

米老鼠论坛二肖中特 足彩14场如何计算奖金 广东快乐十分直播app 老时时往期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 安徽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五分彩怎么看号 2019年开奖记录 大赢家台湾分分彩 广东时时开奖软件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100期